> 版权动态
网尚维权入选济南中院2010知识产权10大案例
来源: 山东新闻网 时间:2011-04-22

在第十一个“4•26”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向社会公布2010年审理生效的具有影响力的十大知识产权案件。这些案件在著作权、商标、不正当竞争、专利、植物新品种、诉前证据保全、知产行政诉讼等知识产权审判领域,具有社会关注度高、影响大、案情疑难复杂等特点。

1、北京网尚公司制止网吧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原告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享有我国台湾电视连续剧《福气又安康》在大陆地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对侵犯该权利的行为享有诉讼的权利。原告认为被告济南某网吧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网吧内传播该电视剧作品构成侵权,遂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决被告立即停止对涉案电视剧的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000元。本案涉及对我国台湾地区影视作品着作权的认定、网吧着作权侵权民事责任的承担问题。原告提供了在台湾经过公证的涉案作品DVD、作品权利转让合同等,上述涉台公证经过了北京公证协会审核,其权利能够认定。被告通过服务器在其网吧内传播涉案作品,又不能提供任何合法来源证据,构成侵权。本案的裁判明确了对涉台影视作品着作权的认定程序及标准,明确了网吧在传播影视作品时对其着作权的审核义务和范围,对网吧业的规范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2、“紫荆花”图文组合商标侵权纠纷案

原告河北某商标代理有限公司系“紫荆花”图文组合商标的持有人,该商标核定保护的项目为医院、保健、疗养院等。原告认为被告山东某医院的字号突出使用“紫荆花”文字进行宣传和经营,遂提起商标侵权诉讼。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虽然使用“紫荆花”三个汉字,但其使用时配有医用十字标志加和平鸽图形,与涉案商标图形不一致,不会产生相关公众的误认,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经二审法院调解,双方签订商标永久性转让协议书,原告将涉案商标有偿转让给被告,双方最终以撤诉和解方式结案。诉讼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手段,实现诉讼双方的“双赢”才是知识产权审判的最佳效果。虽然本案的双方当事人对“紫荆花”标识的使用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尚存争议,但由被告医院使用“紫荆花”商标,实现其字号、商标这两个商业标识的一致,将更有利于被告的经营发展。法院抓住这个切入点加强调解工作,最终使双方当事人和解,赋予了“紫荆花”商标应有的商业价值,实现了案件审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3、苏荷酒吧“苏荷” 商标维权、制止不正当竞争案

“品牌战略”系现代企业经营的核心理念之一,品牌对企业意味着生存和发展,品牌的经营发展过程往往与维权诉讼行为相伴相生。原告于2003年始创苏荷酒吧,“苏荷”(SOHO)一词源自美国纽约“休斯顿街以南”(South of Houston Street)的英文缩写。2006年,原告依法取得“苏荷”文字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并将“SOHO”标识一起组合使用。苏荷酒吧已在全国开设了众多分店,成为国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酒吧连锁企业。2010年,原告发现被告济南某酒吧将“苏之荷”作为其酒吧字号使用,在酒吧的门头招牌、装饰装潢、设施物品上突出使用“苏荷”字样,并以全国连锁品牌的名义进行广告宣传,遂诉诸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犯商标专用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案件审理中,双方围绕“苏荷”商标的显着性、“SOHO”标识的专有权、苏荷酒吧的知名度等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诉辩。为平衡不同地域服务企业的竞争关系和同一地域同类行业的良性发展,经法院反复调解,双方当事人在相关权利的归属与损失赔偿的数额上达成了和解。

4、山东奥太电气有限公司逆变焊接设备专利维权案

专利制度的设立,旨在保护科技成果权人的利益,鼓励发明创造,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创新。尤其在当前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的形势要求下,应当加大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核心技术的司法保护力度,促进高新技术产业与新兴产业发展。济南法院审理了大量的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有效制裁了各类专利侵权行为,依法维护了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如山东奥太电气有限公司诉被告济南某电焊机有限公司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原告系国内知名的高端逆变焊接设备制造企业,拥有60余项系列专利技术,许多产品是国家重点新产品。而被告近年来一直生产、销售侵犯原告享有专利权的电焊机产品,挤占了原告的市场份额,扰乱了市场秩序。原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案件审理过程中,在对诉讼的结果和风险经法院释明后,被告主动要求和解,同意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7万元。

5、“铠甲勇士”系列玩具外观设计专利维权案

原告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拍摄了52集电视剧《铠甲勇士》,其依托该电视剧奠定的良好声誉创作了“铠甲勇士”系列玩具,为多项玩具申请了对应的包括“玩具刀(烈焰)”在内的大量外观设计专利。原告在山东省内起诉了多家玩具经销,要求被告对其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销售的产品落入了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构成了对原告专利权的侵犯。由于被告未提供所售侵权产品有合法来源的证据,判令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000元。济南法院受理的该原告诉讼维权的关联案件达53件,如何合理确定侵权赔偿尺度,是处理此类知识产权关联案件的关键所在。这批关联案件涉及的侵权责任最终承担者是在全省各地各商场租赁柜台的诸多个体经营者,这些小商小贩处于社会的底层,对合法来源把关不严,多数会因诉讼证据的欠缺承担败诉责任。为兼顾利益的平衡,法院进行了突破专利法规定的一万元法定赔偿最低标准的司法裁判尝试,在一万元以下合理的确定了此类关联案件统一的赔偿标准。

6、“全稳定立方相氧化锆晶体纤维的制备方法”专利申请权属案

山东大学承担了晶体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专项课题组,围绕氧化锆晶体纤维等课题开展了一系列科研活动。侯某当时在山东大学攻读材料学专业博士学位,作为课题组的组长参与了科研活动。在科研取得的相关专利上侯某被署名为发明人,并成为与山东大学相关合作企业绍兴某公司的股东。2009年侯某到济南某大学任教,其亦将在合作公司的股权转让。2009年济南某大学就“全稳定立方相氧化锆晶体纤维的制备方法”提出发明专利申请。山东大学和绍兴某公司遂作为共同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上述专利申请权归两原告所有。法院经审理认为,依照两原告的约定,合作期间所形成的技术成果归两原告共有。该专利申请技术属于侯某执行两原告合作任务所完成的职务发明创造,依约应归两原告共有。侯某将涉案专利申请技术提供给济南某大学并由其提出专利申请不当,应予纠正。法院最终判决涉案发明专利的申请权归两原告共同所有。本案涉及职务发明的确认问题。科技人员及在职攻读学位人员常常活跃于多个工作单位或科研团队,在适用上述法律规定时应贯彻“最密切联系原则”,即争议的技术标的与哪个团体联系最紧密,该技术标的就归该单位。侯某作为山东大学在职博士研究生和绍兴某公司的股东及董事,两原告单位成为侯某临时工作单位,侯某在此期间的职务发明创造专利申请权应归属两原告单位。

7、邱某系列发明专利维权案

原告邱某为“一种砼填充用空腔模壳构件”等一系列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2009年7月,原告认为被告山东某建设集团总公司一施工项目同时侵犯其七个专利权,遂提起七个专利侵权诉讼案件。法院经审理认为,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就被告所使用的技术分别与专利技术和现有技术比较,被告所使用的技术方案所包括的技术特征或者全部为现有技术,或者与原告的专利技术不同,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专利侵权判断的原则就是以专利技术方案为标准审查被控技术或产品,看被控技术或产品是否完全再现了专利技术方案中全部的必要技术特征。同时为保护公众的利益,法律赋予被控侵权人现有技术抗辩的权利,将被控技术或产品与现有技术进行比对,以合理平衡专利权人和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防止专利权的滥用。

8、“浚97-1”玉米植物新品种权利害关系人维权案

加强植物新品种的知识产权保护,对于激励农业科技创新,推动现代农业经营方式的转变,促进农业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在植物新品种的司法保护中,在充分保护品种权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也要充分保障品种权的利害关系人依法维护自身利益。浚县农业科学研究所为“浚97-1”玉米植物新品种的品种权人,2003年6月,原告北京德农种业有限公司、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屯玉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太行玉米种业有限公司等四家种业公司从品种权人处获得“浚97-1”玉米植物新品种的独占实施权。2010年5月,作为品种权利害关系人的四原告发现被告山东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名称为“鲁玉14”的玉米种子构成侵权,遂诉诸法院,要求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本案经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和解。

9、科亿尔数码公司申请诉前证据保全系列案

科亿尔数码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系Corel画图软件着作权人,其认为济南市多家广告设计公司擅自使用其软件的行为构成侵权,申请法院进行诉前证据保全。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科亿尔数码公司的申请符合有关法律规定,遂裁定对各被申请人采取诉前证据保全措施,并立即予以了执行。诉前证据保全是知识产权诉讼特有的诉前措施之一,为知识产权权利人提供了有效的诉前救济途径。通过法院诉前证据保全,固定了侵权的证据,使申请人胜诉的可能性大大增强,也为案件的及时处理提供了条件。科亿尔数码公司申请诉前证据保全系列案中,有两起案件在诉前达成和解,其余的十二起案件在申请人起诉后达成和解,达到了案结事了的良好社会效果。

10、某市器械厂不服专利行政处理决定行政诉讼案

王某认为某市器械厂生产的“连续注射器”侵犯了其“连续注射器注射量调节装置”实用新型专利权,请求某市知识产权局行政处理。被告某市知识产权局认定侵权成立,并作出专利纠纷处理决定书。某市器械厂不服该处理决定,遂作为原告以某市知识产权局为被告,向法院提起知识产权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的专利纠纷处理决定。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立案受理专利纠纷、取证固定被控侵权行为、作出处理决定,系在修改后的《专利法》、《专利法实施细则》施行之后,应当适用修改后的法律、法规。而被告所作的处理决定,适用修改前的法律、法规,违反了法律适用的基本原则,应为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法院最终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专利纠纷处理决定,限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该案系济南法院推行知识产权“三审合一”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审理的第一起知识产权行政纠纷案件。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统一归口由法院的知识产权审判庭审理,对于保证知识产权案件适用法律上的相对统一性,提高诉讼效率,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能力、水平和公信力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知识产权行政案件的审理,必须遵循行政审判的基本准则,在此前提下只是对知识产权技术的侵权比对有所审理侧重。本案亦遵循行政审判对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等方面的合法性进行全面审查的审判原则,在发现行政机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后,依法撤销了具体行政行为。

 

 

 
 

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 广告服务 - 产品销售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4-2010 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96号 京ICP证:04055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文网文[2009]202号